广西龙腾窗帘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确实遇到过扰民的情况

时间:2017-05-08 作者:admin 点击: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这位跳了五年广场舞的外国大妈荣黛佳,荣黛佳说起了自己的起名趣闻、来中国的波折和跳广场舞中发生的种种故事,一段段舞蹈和一曲曲音乐中的五年,也是荣黛佳融入上海,融入中国的五年。
 
  2012年9月我第一次来中国。以前我加入了一个神经语言学研究小组,其中一位在中国的朋友曾经跟我说:“你应该来中国教书。”但那个时候我还没退休所以就先拒绝了,但却对去中国产生了兴趣。后来我联系了杨百翰大学,他们有一个“杨百翰中国教师计划”,也填了相关申请表。2012年6月的一个星期六,我们收到了一封回复邮件,请我们去中国。
 
  像一场旋风一样,我和我丈夫迅速地参与了面试,并提交了相关的书面材料。我们通过后,就到杨百翰大学参加了培训。在来中国前基本上只有一周的时间收拾行李,因为之前我最小的女儿也生了孩子,我需要去她家帮忙照看婴儿。就在出发当天早上,我们还和其他家庭成员匆匆忙忙吃了顿早饭。在来中国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上海在地图的什么位置上,一切都是又兴奋,又有些紧张。
 
  我英文名叫Debrah Roundy,在希伯来语中,我的名字寓意是蜜蜂,我也很喜欢蜜蜂,本来想叫蜜蜂,但我一个朋友跟我说,在中国没有人会管自己叫“蜜蜂”,我觉得她说得也很有道理。后来她说可以起一个发音和英文名类似的中文名,就叫了黛佳。
 
  确实会有分歧,但我觉得也不仅仅是中外的差别,而是不同个体之间的冲突吧。之前有一次我和舞蹈老师因为动作安排产生了一些分歧,很搞笑的是我们都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是大家通过动作比划还都能明白。我当时也知道最后我还是会听老师的,因为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而且老师拥有最后决定权。荣黛佳:有一次跳舞的时候,因为其他舞伴不会英语,所以她们无意中选了一首歌词不太健康的歌,但是舞蹈动作编排得很可爱。我当时也很纠结要不要说出来,但好在后来没有跳这支舞,因为我也担心万一有懂英语的游客听到了这首歌,还以为这些跳舞的女士们都很淘气。
 
  跳广场舞曾扰民 被人劝阻后决定“整改”  荣黛佳:我们跳舞也确实遇到过扰民的情况,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大妈们需要跳舞,但有的时候会吵到睡觉的孩子,所以我们需要来尽量平衡解决。
 
  之前有一次是学校一位工作人员要我们离开,因为怕吵到上课的学生,当时我也觉得有些难过。后来跟学校沟通后,决定以后尽量声音调小,而且要在早上8点前离开,这些问题也需要我们不断去调节但是在公共场所,还是需要考虑到很多方面,比如在我们跳舞的上海交大的广场,就有四支舞蹈队伍,我们需要经常控制好各自的音乐音量。而且为了不影响上学的学生,我们也必须早点离开。还有一些人会来问我那些跳舞的阿姨都去哪了,这些舞者还是很受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