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图库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很可能大势已去

时间:2018-07-31 作者:admin 点击:

  美国东部时间7月27日,元老级浏览器公司Opera(欧朋)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为14亿美元左右。1996年,Opera浏览器在挪威面世,20年后的1996年,它被中国的昆仑万维财团以5.75亿美元收购。当年,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和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联手完成了这笔收购,周亚辉成为Opera掌舵者。
 
  加入了中国互联网团队之后,Opera如今已不仅仅是一款浏览器,还推出了信息流推送、视频等新产品,在非洲、东南亚等地区寻找新的洼地。7月28日,周亚辉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接下来我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Opera上,争取未来把Opera做成市值100亿美元的公司。”一向以投资者身份闻名的周亚辉还表示,现在他开始做减法,会减少投资,更聚焦于Opera事业。近日,周亚辉已经辞去昆仑万维总经理一职,赴任Opera CEO。
 
  在周亚辉看来,Opera还拥有20年甚至30年的红利期。毋庸置疑,浏览器天然就是一种入口级的产品。其诞生的时间几乎和互联网等长,至少可以说在消费者领域,没有浏览器就没有整个互联网世界。互联网早期的时候,浏览器一度成为当时包括微软、网景在内的大公司争夺的焦点,其在整个IT世界的战略地位远比现在重要。而随着Opera、UC等产品进一步走向海外市场,区域性的浏览器竞争还将持续。
 
  浏览器前传
 
  回顾浏览器历史,知名的网景浏览器前身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计算机中心开发的一款名为Mosaic的浏览器,其主要的开发者马克·安德森和当时Silicon Graphic公司的创始人吉姆·克拉克成立了Mosaic公司,并在1994年发布了Mosaic beta版本,也就是网景浏览器的早期版本。
 
  现在回看,比尔·盖茨的醒悟非常及时,如果推迟2-3年进入互联网,很可能大势已去,整个IT世界的格局都将改变。微软通过在Windows系统中绑定IE浏览器,并在1997年发布了IE关键性版本 IE 4.0 在浏览器领域站稳了脚跟,网景浏览器从此逐步没落。
 
  谷歌也不例外地被问到如果微软通过捆绑来进行竞争谷歌将如何应对,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的回答颇具战略眼光,其大意是网景公司没有在互联网内容上进行突破,只是停留在普通软件领域。现在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拉里·佩奇的想法恰恰说中了包括Opera浏览器、360浏览器、QQ浏览器目前的布局。他们不只是一款浏览工具,更重要的部分在于作为信息聚合的入口,只不过当年PC端的入口还是雅虎。今年Opera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发布了Opera News客户端,Opera的COO宋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客户端的目标是尽快达到1亿的用户量。”
 
  目前全球范围内浏览器分为PC和移动端,PC领域Google Chrome占据60%的市场份额,网景公司的遗少Mozilla Firefox占据约10%,IE浏览器占据20%。移动端领域则相对没有明显的巨头,最关键的原因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本地APP成为内容的主要入口,浏览器只是诸多入口的其中之一。可以说,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使得浏览器的工具属性变得非常次要。
 
  事实上,原生APP和网页混合开发的APP成为主流,我们可以认为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本身就是浏览器,将原来分散在各个网页的入口整合到自己内部。曾经被寄予厚望的QQ浏览器自然也因此相对边缘。目前浏览器,包括Opera在内,主要的业务模式都是作为信息分发的平台,接下来也会是浏览器产品竞争的焦点。
 
  Opera和它的新战场
 
  周亚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公司出海会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区域化,Opera则聚焦于非洲市场。除了Opera浏览器外,Opera News也是主打产品,类似于今日头条。
 
  “Opera对于我们做非洲市场,觉得很认可,因为这很务实。”周亚辉说道,“而且在本地化上我们是很独特的组合,纯中国人去做非洲市场,长期也会打不过本土公司。但是非洲对欧美文化认同度高,Opera的非洲市场就主要是欧洲团队管理,中国团队配合,办公室搭配总经理和副总经理,总经理是欧洲人,副总经理就是原华为的员工,长期驻扎在非洲。”
 
  当前非洲的情况是智能手机并未全面普及,且流量费又高。Opera的压缩技术可以节省流量,也是产品迅速走红的原因之一。目前Opera全球拥有3.2亿MAU(月活用户量),大概1亿的MAU集中在非洲。在周亚辉看来,非洲的互联网发展程度相当于中国2000年,是价值洼地。
 
  不过,对于海外浏览器市场来说,还面临着几大问题。其一,中国的浏览器如果全面出海,那必然面临着极其激烈的竞争,通过智能推荐在浏览器中推荐内容这套玩法在今日头条的引导下国内各大厂家都已经玩得十分成熟,Opera也只是其中一个玩家;其二,内容分发产品方面,比如今日头条产品线在海外市场持续发力,Opera也将面临中国目前的流量竞争;其三,微信通过支付进入海外市场,最终在内容分发上夺取用户时间,也是需要面对的难题。
 
  Opera的高级副总裁吴绩伟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并不担心中国厂商的竞争。一方面,“非洲、东南亚的适配比国内、日本等难很多。”另一方面,“非洲有成本效益的问题,花那么多钱广告效益不高的话你不会去做,但是Opera在非洲赚钱,原因是什么呢?成本很低,头条打仗很快,都是闪电战,它用的是AWS,我们是用自己的服务器,成本不到它的十分之一,以前我们也用AWS,这样的打法很难在非洲打持久战。”
 
  宋麟补充道:“我们曾经用过AWS,100万月活,每个费用60美金,如果按照现在的规模,一年要花5亿美金,成本就太高了。”
 
  对于包括Opera在内的应用厂商来说,这些都是当年网景公司面对的问题,而回顾拉里·佩奇当年提出的方案,也许能够有新的市场可能。比如,集成更多的本地服务功能,从内容分发入口进一步跃升到平台层面,这样可以形成更高的壁垒,毕竟根植海外,可以有低成本本地化的优势。此外,在海外人工智能领域做更深的投入,主要集中在应用领域,包括细分广告、智能应用工具、语音搜索等,考虑更广泛的行业可能,成为综合性的智能分发生态系统,包括智能硬件内容入口、技术难度要求更高的H5游戏、基于H5的网页应用等。